发病提前10年!JAMA:吸烟对这个器官同样有大损伤

发布日期:2024-01-30 19:07:43   作者 :医学新视点    浏览量 :85
医学新视点 发布日期:2024-01-30 19:07:43  
85

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(AMD)是一种侵及视网膜黄斑区域的慢性疾病,主要由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和视网膜退行性病变引起。AMD可导致患者视物变形、中心视力下降甚至丧失。AMD是全球视力不可逆性损害的主要原因之一。据统计,2020年全球约有2亿AMD患者,而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和人均预期寿命的增加,AMD患者数将进一步增加。


近日,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(JAMA)发表重要综述,围绕AMD的风险因素、流行病学特征、预防和延缓措施、最新治疗进展等展开详细阐述。综述强调,吸烟是AMD最重要的环境风险因素,也是“唯一”可改变的风险因素。此外,含有高剂量锌和抗氧化剂的联合补充剂治疗,可有效预防或延缓AMD进展。


截图来源:JAMA


AMD是一种多因素疾病,其发病机制涉及补体、脂质、血管生成、炎症和细胞外基质通路的失调。目前临床科研人员已经发现50多个与AMD有关的遗传易感位点,其中最重要的是CFHARMS2基因。


AMD可分为4期,包括无AMD期、早期、中期及晚期。早期AMD通常无症状,一些早期AMD患者可能会注意到自己出现轻度的中心视力失真(特别是阅读时)以及低亮度下阅读能力受损。与此相对的是,晚期AMD可影响患者的中心视力,并以新生血管性AMD的形式在数周或数月内迅速进展,或以萎缩性AMD的形式在数年或数十年内缓慢进展。


AMD患者最早出现的症状包括阅读、驾驶或看电视时视力扭曲;中心视力出现暗斑或灰斑(暗点);难以识别他人面部。如果患者仅有一只眼受累,那么在另外一只眼视力缺损前患者的AMD症状可能并不明显。


吸烟是AMD最强的可改变风险因素!



三项基于人群的大型研究(BMES、BDES和RS研究)结果显示,年龄是AMD的最强风险因素,几乎所有晚期AMD病例均发生在60岁以上人群中,而85岁以上人群晚期AMD的患病率甚至增长至13.1%(每521例该年龄段受试者中就有68例)。


此外,AMD的发病也受到非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的影响,如吸烟、饮食(膳食中抗氧化剂[锌和类胡萝卜素]摄入量较低)等。综述强调,吸烟是AMD最强的可改变风险因素,一方面与晚期AMD的发病风险增加2倍相关,另外一方面可使AMD发病年龄提前近10年。


图片来源:123RF


联合补充剂可有效预防或延缓AMD进展



综述指出,大剂量的锌和抗氧化维生素补充剂可减缓AMD从早期进展至晚期疾病。大型、多中心临床试验AREDS平均6.3年的随访分析结果显示,含有高剂量锌和抗氧化剂(抗坏血酸[维生素C]、维生素E、β胡萝卜素和铜)的联合补充剂可使受试者进展至晚期AMD的风险降低近25%(OR=0.72)。


进一步的随访研究(AREDS2)显示,与β胡萝卜素相比,联合补充剂中添加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或可使受试者进展至晚期AMD的风险进一步降低。另外一项大型荟萃分析的结果也表明,膳食叶黄素和玉米黄质摄入水平较高有助于降低晚期AMD的发病风险。


此外,BMES研究的分析结果表明,鱼类和ω-3脂肪酸同样能降低AMD的发病风险。一项荟萃分析也显示,鱼类摄入量增加与AMD风险降低之间存在线性相关性。


晚期AMD患者应如何治疗?



玻璃体腔内注射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(VEGF)药物,如雷珠单抗、阿柏西普或贝伐珠单抗,在治疗新生血管性AMD方面高度有效,并显著降低了全球人群视觉障碍的患病率。不过截至目前,萎缩性AMD尚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,多种创新药物正处于临床试验研究之中。


综述强调,针对AMD等复杂疾病的实际治疗策略可能需要结合多种因素,包括饮食、生活方式和药物干预措施,同时还应考虑患者的个体遗传特征。


小 结



AMD为全球第三大致盲性眼病,可分为4期(无AMD期、早期、中期及晚期)。从前3期到晚期的疾病进展可以通过补充膳食营养剂来延缓,而晚期AMD尽早玻璃体腔内注射抗VEGF可以获得较好的疗效。AMD的分类多样,发病机制复杂且尚未明确。整体而言,正确识别AMD各个疾病阶段对于其早期干预和延缓进展至关。
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仅供健康传播,如有侵权,请告即删。



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资讯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客服,我们将尽快处理
Copyright©2020 | 版权所有:挪亚生物科技(上海)有限公司
云计算支持 反馈 枢纽云管理